x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历史照进现实 --印度《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将穆斯林排除在外

智库观察 · 2019-12-20      来源: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评论员 张浩

2019年12月12日,印度《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在印度国会投票通过,并由印度总统科温德签署生效,由此引发了印度北部多个邦出发生混乱局面,尤其是阿萨姆邦等地甚至出现暴乱。这些暴乱直接导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原定于本月15-17日的访印计划被取消。印度政府此举也引来了联合国和美国一些组织的谴责。该法案的争议为何这么大?如何平息?

将穆斯林排除在法案之外

将穆斯林排除在法案之外,是该法案争议的根源。该法案要赋予2014年12月31日之前,因受到“宗教迫害”来到印度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等国非法移民合法的国民身份,允许接纳印度教、锡克教、拜火教、佛教、耆那教等宗教信仰的移民,但是将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排除在外。

这一决定引发了印度北部诸邦的局势混乱。为了平息混乱,印度政府派出了军队并关闭了当地的互联网。

印度有100多个民族,这些民族大都聚集在印度的北部诸邦,长期以来,代表印度经济、政治、文化核心的印度北部地区,就受到宗教、民族矛盾的强烈干扰,发展一度出现停滞。此次法案将穆斯林排除在外,势必进一步激化印度北部地区的内部矛盾冲突,后果不堪设想。

20191212135516175.jpg

历史的由来

要知道为什么穆斯林和印度-雅利安人之间有深重的矛盾,还得从印度漫长的历史说起。印度历史主要是印度北部的历史,印度南部一直是印度土著人的政权和部落,这一点从印度历史的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变化。印度的北部地区在印度历史上变化剧烈,先后经历了哈拉帕、吠陀文化时期、列国纷争时期、外族入侵时期、孔雀王朝、笈多王朝、德里苏丹国、莫卧儿帝国、殖民统治等多个时期。和其他国家的王朝正常更迭不同,印度北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由不同的文明、不同的人种、不同的民族分别统治。

从哈拉帕文化时期开始,一直到外族入侵时期,这里一直是雅利安人统治的时期,外族入侵时期,有马其顿人、希腊人、波斯人、塞族人的入侵,都留下了一些文化、宗教和民族,从孔雀王朝到笈多王朝则是印度北部本地的雅利安人自己建立的最后政权,此后,印度遭受了大月氏入侵,随后被来自中亚、西亚的突厥人入侵,最终多支伊斯兰政权纷争后,建立了德里苏丹国,从那时候开始,印度北部就进入了伊斯兰王朝时期,随后的莫卧儿帝国也属于伊斯兰政权,这个局面一直到英国殖民统治才被打破。

但是印度北部从最早的哈拉帕文化时期,就已经建立起非常严密的种姓制度和宗教体系,到吠陀文化时期,已经形成了婆罗门教(印度教前身)、佛教、耆那教等宗教并存的局面,种姓制度则是印度所有文化和宗教的基础,一直延续至今。而那些独立于印度文化、宗教体系之外的民族,则要么被视为敌人,要么被视为贱民,穆斯林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他们历经千年依然无法融入印度的文化体系。

但是穆斯林毕竟经过长期统治,有了一定的人口基础,在英国殖民结束时,不得不将印度-巴基斯坦进行分治,很重要一个因素就是当时印度国内伊斯兰势力和印度本土势力的矛盾不和。但是印度北部的宗教矛盾和民族矛盾并没有因此化解,反而因为穆斯林的大量离开,进一步激化了北部地区印度人对穆斯林的排斥。

无法化解的矛盾

此次印度通过的《公民身份修正法案》,是由执政的印度人民党一手操作,人民党来源于过去的印度人民同盟,该党是印度教准军事团体内的政治派别。印度人民同盟声称要依据印度教文化重建印度,并且呼吁组成一个强大的统一国家,此后在印度北部获得大量选票上台执政,改组为现在的人民党,莫迪就是印度人民党领导人,该党的宗旨之一就是要宣扬印度教的价值。

从莫迪推行的政策,就能看出印度教的影子。莫迪从来都不是非常重视印度底层人,也就是低种姓人的就业、生活问题,也不重视印度低阶层人的教育问题,印度的18-39岁劳动力人口世界最多,但是该年龄段失业率达到了23%,女性达到了27%,在印度还有3亿人被称为“贱民”,这些一直都没有改变,印度政府推行的依然是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的路线,不断的出售国有资产,吸引大资本家投资,大搞IT产业、办公经济,从来没有把基础性的产业打牢,基础设施建设也非常滞后。

20191212135516175.jpg

此次通过的《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可以看做是人民党再一次以印度教价值指导的行为,毕竟在印度有75%的人口信奉印度教,只有15%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而印度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巴基斯坦则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所以对于印度而言,不赋予外来的穆斯林国民身份是“政治上正确”的事情,而一旦赋予这些非法移民而来的穆斯林合法身份,则有可能失去占75%人口比例的印度-雅利安人的强烈反对,失去执政地位。

因此,由于印度长期的历史、文化、民族、阶级矛盾,以及印度独特的宗教体系和政治文化,印度无法在现有的体制和体系框架下化解伊斯兰和印度教的矛盾,无法化解印度人和穆斯林的矛盾。莫迪宣称:“我向阿萨姆邦的兄弟姐妹们保证,CAB通过后他们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想向他们保证,没有人可以剥夺你的权利、独特的身份。”这句话更多不是说给穆斯林听的,而是说给印度本地人听的,是为了稳定当地印度教信奉者的情绪而进行的安抚,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但是穆斯林移民的权力,在印度没人可以,也无人敢于给予承诺。


作者简介:张浩,在《兵器》《舰载武器》等杂志发文三十多篇,著有《空中耳目:侦察机、预警机》一书,在国际关系领域和海权战略领域有较深研究。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ecacd24240284ca1a75843ac7bee04ca.jpg

(来源:亚太日报)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20 亚太日报智库京ICP备160054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