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英国大选约翰逊大胜,烦透“脱欧”裹脚布的民众期待猛药治顽疾

智库观察 · 2019-12-20      来源: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评论员 董一凡

12月12日,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英国的议会选举。此次选举是英国首相约翰逊为破除“脱欧”难以推进的困局所进行的破釜沉舟之举。从结果来说,约翰逊带领的保守党可谓哀兵必胜,以风卷残云之势创下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佳战绩,席卷议会650个选举产生席位中的365席,不仅远远超出326席单独执政的硬指标,比上次选举暴增47席,不仅避免了选前外界对保守党再次产生“悬浮议会”的担忧,甚至超出了民调中359席的最乐观预测。次选过后约翰逊不仅大大稳固了执政地位,而且将使因英国国内和党内分歧造成的“脱欧”困局迎来明显的转机。

CqgNOlllVpOAcjtYAAAAAAAAAAA449.640x480.jpg

保守党在近年来执政并无取得突出业绩的情况下,却能在大选中取得绝对的优势地位,与欧洲其他国家的政治碎片化情况泾渭分明,反映出英国民众对于尽早完成“有协议脱欧”的强烈愿望,并再一次将其寄托在约翰逊这样聊发轻狂的保守党领导人身上。约翰逊取代前首相特雷莎梅上台的合法性就在于要以快刀斩乱麻的态势去实现英国的有序脱欧。他看到梅姨试图谋求迎合各方利益,谋求“最大公约数”的努力屡遭重创并最终黯然下课的状况,即改为大开大合、猛药治顽疾的路数,上台以后以极限施压和杀伐果断推进自己的脱欧路线。约翰逊不断强调将“脱欧进行到底”,前期甚至不排除无协议脱欧以展现壮士断腕的魄力,在党内则将混乱思想、制造异议的人物果断排除出党,同时又以娴熟的手腕与法拉奇领导的脱欧党达成君子协定,为了共同的脱欧理想而放弃相互争夺票仓与选区,选前更是主打完成“脱欧”的牌,进一步强化选民的政策预期。

另一方面,约翰逊的胜利又是“同行陪衬”的结果,工党在科尔宾的领导在经济、社会等领域提出了严重左倾的政策,财政大幅增支等许诺虽然听上去很美,但现实实践困难却令选民望而却步,且工党在“脱欧”是进是退这一关键问题上含糊其辞,更令民众“脱欧”进程不见休止“累感不爱”的情况下,更不敢将国家前途交给科尔宾。而一项支持留欧的自民党虽意志坚定,但在英国上下普遍将脱欧及其顺利完成看作政治正确,只得叹息有心翻盘无力回天。事实上,此次选举已经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二次公投”,在英国中部和北部一些传统的工党票仓,更有选民表示要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保守党完成脱欧的使命。

CqgNOlllVpOAcjtYAAAAAAAAAAA449.640x480.jpg

由此来看,约翰逊有很大希望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有协议脱欧。此次保守党以较大优势实现了单独执政,这就意味着其大大降低了“涉险过关”的难度,且在难缠的北爱尔兰问题上再也不用看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脸色。更重要的是,经过几次“思想集中”,此次当选议员多为拥护约翰逊路线的政治新秀,保守党内部将难以如过去被十几个二五仔破坏精心准备的议会投票。而从约翰逊在10月底突然“真香”,确定延期的姿态上,也显示其确实希望以带着一份得到议会支持的协议与布鲁塞尔进行下一阶段的博弈。

然而,约翰逊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后脱欧时代的英国发展将迎来一片坦途。一方面,脱欧协议达成后英国首先要面临与欧盟达成稳定的经贸关系的问题,而欧盟方面则绝不情愿对给予英国类似单一市场的经济关系待遇,否则将使其达到“摘樱桃”的目的,甚至在欧盟内部给其他成员国起到负面带头作用。目前,欧洲理事会新任主席米歇尔已经警告未来达成贸易协议并非易事。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表示,未来英国进入单一市场的程度,将取决于其遵从“公平竞争标准”的水平,意味着欧盟将不在坐视英国通过高度开放的昂格鲁-撒克逊模式以及低企业税率来吸引欧洲大陆的资本和就业,并且仍要以欧盟的经济监管制度主导和塑造未来英欧间相互贸易和投资。欧盟的要求则与英国谋求后脱欧时代自由拥抱世界市场的“全球英国”愿景背道而驰,也给约翰逊和保守党留下难题。

CqgNOlllVpOAcjtYAAAAAAAAAAA449.640x480.jpg

其次,主张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的席位也有所增加,这意味着约翰逊面对苏格兰地区分离倾向仍有相当大的压力。英国进一步坚定了脱欧立场事实上是违背了苏格兰地区的意愿,同时保守党的“泛英格兰”倾向愈发明显,给了苏格兰民族党更大的政策合理性。约翰逊将在后脱欧时代的英国发展道路规划中,不得不为苏格兰蒙受的社会经济冲击而投入更多。

最后,随着英国在后脱欧时代中在欧洲事务话语权的结构性丧失,以及作为欧盟外“裸奔”的中等国家重新定位全球角色的迫切需要,英国必须通过构建更紧密的英美关系来巩固国际地位。然而,软硬实力受损的英国在美国面前交易的筹码在不断减少,使得美国在英美特殊关系中的要价立场愈发强势。英国不仅在谈判英美自贸协定的过程中要进一步开放市场,甚至民众视同命根的国民健康体系也被美国盯上。同时,美国在大国竞争主导和冷战思维对外战略的背景下,也会要求作为五眼联盟和北约双重成员身份的英国在安全领域对其亦步亦趋。英国外交在大西洋两岸乃至全球长袖善舞恐怕将成为过去,转而变成“欧洲的日本”,即在特殊时代背景下服务美国自身利益以及遏制战略竞争对手的急先锋。


作者简介:董一凡,亚太智库研究员,任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研究领域欧洲经济与欧盟一体化。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ecacd24240284ca1a75843ac7bee04ca.jpg

(来源:亚太日报)

智库观察 · 2019-12-20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20 亚太日报智库京ICP备160054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