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挥别伊核协议?世界尚未做好准备

李子昕· 军事安全·2018-07-30      来源:亚太日报

转眼间,伊核协议已签署三年有余。三年间在协议的约束下,伊朗的核开发活动受到了有效的控制,地区的核军备竞赛得以避免,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得到了有效的维系;同样是在协议的支持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获得了自其建国以来未曾有过的广泛国际接纳和难得的经济社会发展机遇期,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改善,国家振兴出现希望。


一切看似美好的图景却因两个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扬言施加全方位严厉制裁而蒙上了阴影。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以伊朗发展弹道导弹计划及所谓“支持恐怖主义”为理由,为的是维护其自身及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的地区利益。


微信图片_20180730114508.jpg


平稳实施三年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在美国的重压之下眼看难以维系,然而国际社会是否做好了挥别伊核协议的准备?中东地区是否可以信赖仅靠外部霸权重压限制下的“冷和平”?答案似乎并不乐观。


伊核协议效果明显

 

根据伊核协议,伊朗必须放弃所有武器级浓缩铀,并放弃全面的核武器开发计划。伊朗对此表示认可。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监督下,伊朗这三年的履约情况令世人满意。众所周知,自冷战时期起,中东大国便均探索各自的核武计划,特别是以色列的实质性拥核更刺激了地区国家的“核武梦”。作为美国的盟友,沙特在“石油换安全”的框架下获得美国庇护的同时也失去了发展核武器的机会;但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后面对着严峻的地区和国际安全形势,发展核武的需求极为强烈。

 

伊朗一向以“反以”立场自我彪炳,两国关系极端对立。拥有核武器的以色列对伊朗构成强大的军事威慑,而伊朗也期待有朝一日可通过拥核加以反制。随着伊朗核技术的不断进步,以色列的安全关切急剧上升;而沙特作为阿拉伯国家的“大哥”,对这位波斯邻居的战略意图也产生了深深的担忧。中东地区的核军备竞赛一触即发。

 

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高举构建“无核世界”的大旗,充分利用伊朗面临的国内经济濒临崩溃、国外重重军事威胁的难得机会,强力推动各方签署“伊核协议”。于奥巴马本人而言,这是推动地区和世界实现和平的“大功一件”,也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于伊朗而言,其迫在眉睫的地区安全威胁得以暂时缓解,并因此重新回归国际社会,获得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客观而言,伊核协议为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做出了贡献,而三年的实施效果也认证了这一点。


美一意孤行 伊核协议危如累卵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积极看待伊核协议。反对声浪最大的要数美国的地区盟友:以色列和沙特。

 

伊核协议限制了伊朗的核武开发计划,但却对伊朗的弹道导弹技术及其地区军事活动未加限制。与此同时,受惠于协议允诺的制裁解除政策,伊朗重新回归国际社会大家庭。自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立国以来,其因相对激进的意识形态和仇视西方的政策体系,被美欧等国长时间封锁、制裁。伊朗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受此影响严重。


微信图片_20180730114512.jpg



如今制裁解除,伊朗依靠原油出口,可支配财富迅速增加,不仅其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因此受益,伊朗的军事技术发展和其资助的地区武装活动也因此加快、加密。伊朗在本地区势力的迅速扩张令以色列和沙特极为不安。以色列面对日益活跃的真主党,沙特受困于也门胡塞武装的日益壮大,他们无法再容忍伊核协议庇护下的伊朗继续作大。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求助盟友美国加以制止。

 

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之时便对伊核协议多加指责。事实上,近40年来,美国对伊朗的政策传统便是打压。客观而言,伊核协议恰是有悖美国对伊政策传统的一支“插曲”。特朗普如今为了盟友,更为了其自身利益与价值认同,退出“伊核协议”可看做是美国对伊政策的回归。

 

无论如何,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作证伊朗并未违反伊核协议的任何义务,恰是美国背弃了基本的契约精神。这是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严重挑战。

 

各方难解美国重压

 

美方退出伊核协议并扬言施加新制裁的决定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特别是伊核问题其他有关五方:英、法、德、俄、中,均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特朗普政府决定的担忧。五方与伊朗展开了迅速且全面的对话,希望伊朗冷静处理,不要贸然重启核活动,以免伊核协议的最终瓦解。

 

伊朗对此的诉求也十分简单,若要继续遵守伊核协议所列之义务,则五国必须保证伊朗所应有之权利不受侵害。坦白而言,伊朗的要求并不过分,但在残酷的国际政治现实之下,这确实难以实现。

 

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办公室(OFAC)受权制定美国各项对外经济制裁政策。在深度构建全球化并以经济手段为主要制裁手段的今天,该办公室的权力之大可想而知,被外界喻为经济界的“五角大楼”。在其制裁政策之下,不仅伊朗的相关实体及产业会受到重创,所有与伊朗有关联的第三国实体也将受到美方制裁。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次级制裁”或曰“长臂管辖”。诚然,这是经济霸权的产物,但其巨大的影响力令世界各国不能不顾及。即便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欧盟在与美国谈判多次无效后扬言出台反制裁条款,但仍然未能撼动美方的重压,也未能缓解企业和市场的不安情绪。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方可采取的平衡政策越来越少,留给各方谈判的回旋空间也在慢慢消失。尽管我们不愿意看到,但挥别伊核协议的可能性正在加大。期待各国发挥出全部的政治智慧,毕竟我们还没有准保好面对一个没有伊核协议的中东和世界。


作者简介:李子昕,亚太智库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李子昕· 军事安全 · 2018-07-30

推荐阅读

  • 一带一路
  • 国际政治
  • 企业国际化
  • 经济文化
  • 军事安全

Copyright © 2019 亚太日报智库京ICP备16005435号-1